银行如何把握新基建带来的窗口机遇

2020年3月18日

      自2018年底提出之后,“新基建”不断被赋予更多新的内涵和使命。2020年2月21日中央政治局会议明确点名“生物医药、医疗设备、5G网络、工业互联网等行业”加快发展;3月4日,政治局常务会议再次强调要加快“5G网络、数据中心等新型基础设施建设进度”。在新冠肺炎疫情之下,新基建被提到前所未有的新高度。当前市场关注的焦点在于新基建对中国经济增长的对冲力度,特别是新基建的规模和主要投向。本文试图从科技发展规律和银行业数字化转型的角度理解新基建,试图探索商业银行如何抓住新基建带来的一系列机遇,主动作为、转型升级、化危为机。

      一、为什么当下提出新基建?

      高层频频发生多次强调新基建,不是针对疫情之后为刺激经济增长而注入的强心剂。尽管疫情对经济增长短期带来一定冲击,但长期看并不会影响中国经济基本面,反而对技术创新,特别是通过新技术带来新的投资机会促进经济增长有积极助推作用。

      中国经济增长不能再靠传统投资驱动是客观原因,未来经济要靠技术创新创造新增长极是现实因素。波特在《国家竞争优势》中提出,从全球主要经济体发展规律看,每个国家发展都将经历生产要素驱动、投资驱动、创新驱动和财富驱动等发展阶段。2019年中国GDP达到99.09万亿元,同比增速6.1%,同比下降0.6个百分点。中国经济已经历过了靠提高现有资源利用效率驱动增长的阶段,也过了靠增加资源投入驱动增长的阶段,将进入靠创新驱动的新阶段。

      全球科技发展和中国高质量发展不断催生出新基建的新需求。为加快国内区域协同发展,城际高速铁路、城市轨道交通的新需求也应运而生;为满足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老旧小区改造、停车场、充电桩、冷链物流等项目也纷纷上马,补齐市政建设短板。

      二、新基建未来看点

      乘数效应可观,短期内拉动经济作用有限。此阶段也要科学看待技术进步对经济的拉动作用。熊彼得对创新作了比较系统地讨论,认为创新既是经济增长的重要源泉,也是经济波动的重要根源。技术创新和经济景气循环之间有因果关系,即暂时的经济增速减缓或衰退可能仅仅是两个技术创新高潮之间的短暂停歇。科技不可能在短期内带来经济的线性增长,甚至短期出现停滞和倒退也是符合规律的。一方面,技术密集型准入门槛较高,从技术研发到落地存在一定时滞;另一方面,新基建具有边际规模效益递增特点,后期伴随设备增加、网速提升,对上下游的盘活力度才能逐步显现,初期对拉动经济的见效时间较长。然而,长期看对经济拉动效果明显。据通院研究测算,5G将在未来五年带动1.2万亿建设投资,撬动产业链整体投资近3.5万亿元。如果算上5G+百行百业的投资和消费拉动效应,工信部估算,1个单位的5G建设投资可以拉动6个单位的经济增长,乘数效应客观。

      区域建设差异化,推动都市圈城市群建设进程。考虑到不同城市的资源禀赋、技术水平、产业结构都不尽相同,新基建并非简单的一刀切。在城镇化中后期人口迁移将从城镇化转为都市圈化和城市群化,未来新增城镇人口将更多向都市圈城市群集聚。在尊重产业和人口向优势区域集中的客观规律前提下,为使经济发展条件好的地区要承载更多产业和人口,新基建针对不同区域“因城施策”值得期待。针对人口流入地区,适当超前基建,针对人口流出地区,避免因大规模基建造成明显浪费,加剧政府债务压力。预计,京津冀、长三角、粤港澳、成渝、长江中游等区域城市群建设将进一步加快基础设施配套建设需求。

      向改革创新要发展,将更好地发挥市场作用。新基建与老基建最核心是逻辑不同,新基建是自下而上的改革逻辑,传统基建是自上而下的规划逻辑。新基建的软件开发以及硬件建设需要政府与部分高科技民营企业同心合作,除5G基站、公共大数据中心等项目外,应充分让市场发挥资源配置作用,不能像传统基建领域,为民间投资设置较高准入门槛。未来预计,在基建投资领域的市场准入,尤其在民营企业参与基建投资拓展渠道、消除限制方面将会有进一步放开政策。

      数字化纵向深入,将为数字经济发展注入新动能。纵观信息科技最近三十年发展史,互联网已从社会基础设施,到移动互联网与实体经济融合,再到如今消费互联网向产业互联网升级延展。接下来这十年我们将见证产业互联网带来的三大核心变化:从流量为王到数据为尊、从人为单位到物为主体的数据记录、从线上经济到虚实结合的。此次疫情与2003年非典相比,除了传染范围和对经济冲击更大之外,科技防疫的作用愈加凸显。全国大小数据中心都加入抗疫行列,为医疗科研机构、大数据信息收集机构、网上问诊服务机构以及企业远程办公平台等提供充分的数据支撑与云超算保障。但当前中国数据中心建设整体布局不均衡,“重建轻用”现象仍需存在。未来五年,5G网络、各地区大数据中心建设将迎来快速发展期,对产业链上下游企业的消费和内需有促进作用,同时在工业互联网带动下,对传统企业数字化转型有提速作用。

      三、银行应抓住新基建带来的转型升级窗口机遇

      银行业既是为中国经济稳中有进提供金融支持的骨干力量,又是在数字化转型浪潮中肩负改革转型任务的市场主体。新基建正从理念、业务、技术和数据等方面为商业银行带来转型升级的窗口机遇。

      解放思想,向改革创新要发展动力。深化改革,新发展理念。中央此轮提出的新基建,除了关注新领域外,更值得关注的是要用改革创新方式推动新一轮基础设施建设,包括涉及深层次体制改革的软基建,不是简单重走老路。因此,坚持新发展理念、向改革要发展这一思想应在商业银行自身深化改革转型中得以全面贯彻与深刻体现,要敢于打破旧藩篱、建立新世界。

      主动对接,加大重点区域和重点领域信贷支持力度。截至3月1日,包括北京、上海、江苏等13个省市区的2020年重点项目投资计划清单,共10326个项目,33.83万亿元。其中,就有相当一部分部分是“新基建”。商业银行的信贷资金的流向与流量很大程度上决定了新基建能否获得充足资金。因此,银行要关注重点区域,主动对接地方政府,对照政府新基建项目名录和清单,调整优化年度授信指引和信贷额度。集中资源加大对5G、人工智能、工业互联网、大数据、特高压、新能源等新技术研发应用行业的信贷投入。同时要强化集团风险的扎口统一管理,适度放宽放低授信准入门槛的同时,要提升贷(投)后管理能力水平,要兼顾好全行风险统一性管理和分行差异化安排。

      直接投资,借力推进基础设施建设。伴随金融市场和新技术的快速发展,近日人民银行、发展改革委、财政部、银保监会、证监会、外汇局等六部门联合印发了《统筹监管金融基础设施工作方案》(以下简称《方案》),进一步加强金融基础设施建设,统筹监管重要金融基础设施,提高服务实体经济水平和防控金融风险能力。其中将产生的金融基础设施建设项目也属于新基建范畴,其投资资金需求较大。例如区块链、大数据中心、金融云等均是各银行将继续加大财务和人力投入的项目方向。商业银行可根据自身实际科技实力与技术应用情况,选择切合实际、容易转化应用的项目投资。部分有自己全资(控股)科技子公司的商业银行,建议充分用好子公司的灵活机制,直接投资项目。

      固本培元,全面提速数字化转型。此次疫情算是对商业银行金融科技能力水平的一次突击考,部分能力短板充分暴露。比如突发危机事件下的远程办公系统承载能力、金融与技术融合敏捷开发新产品能力、线上服务流程体验、大数据分析指导业务开展能力等方面仍有待进一步提升。未来,商业银行需持续推进技术与科技的深度融合,进一步实现快速响应市场、高效内部运营,而其基础性工作则是数据资产管理,包括数据标准化、数据标签完善、数据清理补录、内部数据资产梳理并互联互通等方面。同时,搭建大数据分析应用平台与系统,在统一标准下,充分释放业务部门和分行等前台业务人员使用分析数据的主观能动性,提升数据分析结果应用的可操作性。另外,明确IT中台定位,并赋予技术部门权责利对等的资源,加强统筹协调职能,构建敏捷开发灵活团队,以又快又好响应市场需求。